经贸旅游
 首页 
 瑶学机构 
 学会活动 
 瑶学研究 
 社会政治 
 经贸旅游 
 瑶医瑶药 
 瑶族之乡 
 海外瑶族 
 瑶族图片 
当前位置: 首页>>经贸旅游>>正文
 
门头瑶寨导游词
2014-12-11 16:22 胡宗传  审核人:

写在前面的话:

门头瑶寨位于广西来宾市金秀瑶族自治县六巷乡,近年来,门头瑶寨在各级党委政府的正确引导下,做了有益的旅游前期开发工作:重新修缮古老的寨门、碉楼等历史建筑、基本完成了民居住房的民族化改造、引进一个茶叶加工厂、建成中国第一个花蓝瑶博物馆等等。门头瑶寨旅游蓄势待发,越来越多的人慕名前来探访考察、采风摄影、观光旅游,但门头瑶寨的旅游发展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

我时常思考,自己一介书生,能为家乡做些什么?

近来有幸在一个新书推介会中认识广西本土作家韦绍波先生,文以会友,受益良深,他对我说:“那些隐蔽在深山老林里的奇特山水与风情,无声无息地沉睡着,鲜为人知。原因在于没有人赋予它文化的生命,没有人给予它人文的关怀。我们一些能够动笔的人,要做一些开创性的工作,要给家乡‘无名’的山水予适当的‘宣传’,给它们一些文化的铺垫”。这句话令我很是感动和倍受鼓舞。为家乡做文章,这是小范围的文章,但却透着为家乡建设着想的一种的心怀。于是,开始在学习之余试着提笔,用稚嫩的笔法勾勒故乡的山水,用简浅的文字介绍家乡的人事,多少从一份导游词写起,所做之事虽然微不足道、鸡毛蒜皮、小打小闹,却也倾注了一位瑶寨学子对家乡的感情。这篇导游词从民族学、历史学关注的角度,尽量客观、详细地介绍门头瑶寨及其每处景观的民族文化内涵,以期能为家乡瑶寨可能兴起的旅游提供些许借鉴,为家乡的山水做适当的“宣传”。当您在网络上看到此篇,就让我聊以欣慰了。

导游词正文:

大家好!

欢迎来到门头瑶寨!

简介:门头瑶寨是位于大瑶山区主山脉上一个坐落在半山腰中的小山村,全村47户280余人,全是清一色的花蓝瑶,以胡姓为主要姓氏。虽然人口较少,但却有着优美的自然环境和丰富的文化底蕴。关于自然环境,大家请看,寨子的两侧青峰环抱,寨后有高大峭立的群峰,寨前有延绵起伏的山峦,周围有郁郁葱葱的原始森林,从远处看,像镶嵌在山峦林海中的一颗明珠。它的文化底蕴要从明朝说起。在明代,花蓝瑶先民领导并参与了轰轰烈烈的大藤峡瑶民起义,与明王朝的斗争持续了两百多年,涌现了像胡公返、胡缘二、胡扶纪、胡扶龙等一大批瑶族英雄。起义失败后,部分胡姓后裔逐渐迁移到今门头瑶寨,建村历史距今已有近四百年。近代,著名社会学家、原全国人大副委员长费孝通先生早年曾携妻子王同惠女士一起到这里开展社会调查,在门头瑶寨住了五天五夜,最后写成《花蓝瑶社会组织》一书。此后不断有专家、学者到此考察,门头瑶寨俨然成为民族学学术研究的重要基地。接下来,就让我们一起走进门头瑶寨。

(图:绿树掩映中的门头瑶寨)

石牌坪:呈现在我们面前的这块坪地称为“石牌坪”,它的得名与瑶族历史上一个重要的社会制度——石牌制度有关。石牌制度是瑶族历史上进行社会管理的政治组织和法律制度,瑶族人民将有关维护社会秩序和生产生活秩序的条约,在石牌坪上共同讨论通过后,镌刻在石碑上供大家共同遵守,瑶语称为“石牌”,石牌制度由此而来。石牌坪是召开石牌大会、讨论大事的地方。坪上的石桌石凳都是历史遗留下来的产物。它也成为今天门头瑶寨的“天然广场”。

石牌:大家看到右手边的榕树下有一块石碑,就是瑶族的石牌,立于清朝光绪年间,距今已有近两百年。大家可别以为它是一块普通的石碑哦,它是历史上“九十三石牌”的象征。九十三石牌相当于历史上的六巷乡政府,管理范围包括古陈、六巷、门头、王桑等门头河两岸的村寨,涉及到金秀五个瑶族支系中的花蓝瑶、坳瑶、盘瑶、山子瑶四个支系,地位仅次于统管整个大瑶山的“三十六瑶七十二村总石牌”。石牌制度是西南民族习惯法的典范之一,也已经获批成为自治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大家再看左边又有一块碑,这是“祖宗古训石牌”,原立于清朝光绪七年,是门头瑶寨先民在祭祀土地神公时所立。花蓝瑶认为天地万物皆有神明,这块碑的目的在于借助人们对神明的敬畏心理,保护村边四周的原始森林,至今大家之所以看到四面古木参天、林海青翠,就得益于这块碑的保护作用。

(图:祖宗古训石牌)

圣母石:(游人登上石牌坪)在我们面前的这块石头称为“圣母石”,相传建寨时它从天而降,村民于是将它作为护寨神石加以崇拜。仔细一看它的形状有点像母猪,我们知道,母猪具有很强的生殖能力,花蓝瑶先民崇拜此石的另一个目的是祈求子孙繁茂。从民族学的意义来说,此石充分体现了花蓝瑶的自然崇拜和生殖崇拜。

石像:我们把目光转移到东边,矗立的两尊石像,一男一女,他们是门头瑶寨建寨始祖的象征,体现了花蓝瑶对创业祖先的感恩和崇敬。

(图:门头瑶寨建村始祖石像)

宗社:坪下的树林里,有一个小屋,里面供奉着两颗石头,这是门头瑶寨花蓝瑶的“宗社”。花蓝瑶有“未曾建村先建社,未曾建寨先建庙”的说法,宗社被看作村寨的保护神和共同祖先灵魂的栖息地,每年春、秋两季都会在这里举行隆重的祭祀活动,祭拜祖先、土地神、树神、石神等,祈求风调雨顺,村寨平安。届时,全寨每户都要派代表参加,祭社活动也发挥了加强村民间相互沟通、维系宗族感情的作用。宗社还涉及到瑶族历史上更为古老的另一种社会制度——社老制。“社老制”也称为“寨老制”、“瑶老制”,是族内自治、处理内部事务的制度,广泛存在于全国各地的瑶族地区。社老制下,寨权由“社老”行使,为一寨之主,负责解决生产、祭祀民事纠纷及组织武装反抗外来侵扰等。要事由大家在这里约法,由社老监督执行。门头瑶寨的社老由胡伟光家族世袭担任,可考至今已传十三代。社屋里的一块石头就是由胡伟光上溯第九代祖先胡扶龙抬回来的,当时河里发大水,此石立于水中央竟然不被冲走,大家认为它能镇住龙王,使大地平稳,故抬回来加以供奉。

东寨门:现在我们开始由东寨门进入寨子,呈现在大家面前这个具有浓郁瑶族建筑风格的寨门是东寨门,由村民投工投劳于2006年模仿原貌重建。它在守护村寨安全方面发挥过重大作用。以前门楼上还有瞭望孔、炮台等。1908年、1909年、1921年曾在此寨门前发生过三次较大的瑶民抗匪战事,门头瑶寨先民凭借坚固的寨门三次成功将土匪拒之门外并重创匪徒,保住家园和生命财产安全。

(图:门头瑶寨正东寨门)

礼歌楼:现在我们来到“礼歌楼”,大家先看北墙上的碑文,镌刻的是2006年通过的《门头瑶寨建设规划》,此规划由我村人胡德才先生和县民族局梁庆华先生依据门头瑶寨历史现实情况而拟定,获得全体村民通过并依据它进行各项建设,规划为指导促进门头瑶寨的发展做出的巨大贡献。“礼歌楼”是花蓝瑶唱歌、迎客的场所,类似于侗族的“鼓楼”。以前凡有客人进寨,寨民在这里唱歌表示欢迎。现在我来为大家唱一首花蓝瑶“离贯歌”,欢迎大家的到来。离贯就是路途遥远,歌词的大意是:“离贯啊,不辞千里来我乡,不辞路远来我寨。我今没有好茶饭,只有山歌迎贵宾”。

(图:礼歌楼)

费孝通工作旧址:循着青石古道,我们来到“费孝通工作旧址”,门前的碑文记录了费孝通的生平简历及瑶山调查概况。这里原是一座古庙,1935年10月23日到27日,费孝通先生在这里开展人体测量工作,为瑶族体质特征的确立收集样本。王同惠女士则在此写成“门头瑶村”一文,作为桂行通讯发表在当时的广西日报上。他们与门头瑶寨群众同卧土屋,共食淡饭,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图:费孝通调查旧址外观) (图:费孝通调查故址碑文)

花蓝瑶博物馆:这是花蓝瑶博物馆,它由美国洛克菲勒兄弟基金会支持,胡德才、梁庆华先生设计,整体外观如花蓝瑶民居,砖房盖瓦、雕花窗格、木质屏风,很有花蓝瑶建筑文化意味。博物馆内分模块展示了花蓝瑶传统生产生活状况、自然生态、婚姻习俗、宗教信仰、民族服饰、民间工艺、大藤峡瑶民起义首领等内容,是中国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花蓝瑶博物馆,为集中展示花蓝瑶族群文化、保护花蓝瑶文化遗产发挥了重要作用。(进入博物馆后,根据各展示模块及文物进行具体介绍)

(图:花蓝瑶博物馆外观) (图:花蓝瑶博物馆内景)

西南寨门:(出了博物馆后,游客来到西南寨门)这是位于寨子西南面的寨门,此寨门由村民投工投劳于2008年重建,整体建筑铺架在幽深的水沟之上,是一座融合了道路、桥梁、亭台、防卫功能于一体的寨门。以前桥面由活动木板铺成,平时铺上活动板成为通途,战时抽走活动木板就变成鸿沟,充分体现了花蓝瑶民的智慧。寨门外的石阶高而陡,石墙高而坚,扼守着寨子南面的交通要道,易守难攻。大家也许发现,不管在哪个寨门,门前都摆放着石狗。我们知道,狗的感官能力很强,能够发现细微的响动,用狗守门起到很好的警戒作用。花蓝瑶没有盘瓠传说,语言上更加倾向于苗语,这有区别于盘瑶群众对狗的崇拜。

(图:门头瑶寨西南寨门) (图:寨门前守卫的石狗)

碉楼:我们来到碉楼前。清末民国时期,社会混乱,土匪横行,大瑶山成了土匪避难的渊薮,土匪一来,就经常要“光顾”瑶寨了,在这种情况下,碉楼应运而生,分立于村边重要路口,起到警戒、防卫的作用。以前一些富裕人家,房子的两侧各有一个碉楼,文革期间多被拆除,现重建一个以记历史。

大家发现,每户人家前面都是用石头垒砌起来的,这体现了花蓝瑶朴素的生态保护观念。他们为了保护山体,防止滑坡,建房时宁可垒砌而不挖山,很好地保护了门头瑶寨的山体稳定,这是一种生存智慧。2005年,金秀瑶山发生百年不遇的“6·21特大泥石流灾害”,周边村庄不同程度发生滑坡、泥石流,唯门头瑶寨没有事,就得益于这样的山体保护方法。

功德亭:功德亭是典型的瑶族吊脚楼建筑,从远处看,像是“挂”在陡峭的石墙之上。花蓝瑶有修建功德亭、公德桥的传统,富裕人家或外来投资者,在村里村外人员往来较多的地方建亭子以供行人遮风避雨、休息停歇,谓之“做功德”、“做贡献”,寨民树碑以表感恩。这个功德亭由香港戴望舒女士赞助,村民投工投劳于2006年重建。大家今后也可以投资门头瑶寨的建设,哪怕是捐种一棵树,瑶寨都会立碑鸣谢!

(图:功德亭内外)

发兵台:这个是石头垒砌起来的小台,旁边摆放有香炉,这是发兵台。前面我们介绍过瑶族的石牌制度,补充一下,石牌制度有自己的武装,每一个15岁以上的成年男子皆为石牌兵,遇到匪情听从头人的指挥调度,这里是历史上石牌头人带领瑶兵出征的集会之所,头人在这里祭告天地祖宗,祈求出兵顺利、凯旋归来。同时站在台上向石牌兵做战前动员训话。

我们往上一看,这座泥瓦房是花蓝瑶传统民居建筑的又一典型。1935年费孝通和王同惠一行从王桑来到门头曾在这个房子里休息。当时,这家的户主覃三老人被毒蛇咬伤,是费孝通帮他包扎伤口并用随身携带的药品治好。这座房屋见证了费孝通老前辈和花蓝瑶人民结下的深厚情谊。

西寨门:在发兵台左侧的寨门是西寨门。这里是通往王桑、大樟、百丈的出口,此寨门文革时期被毁坏,由村民投工投劳于2008年重建。1921年,来自山外的土匪妄图强攻这个寨门进入寨子,瑶兵在头人胡公进的带领下,英勇抵抗并将土匪堵在门外,最后用土炮把土匪轰跑,保卫了村寨安全。之所以在门头上绘上日月的图案,有三层含义:一是寓意这次战事保寨抗贼的功德与日月齐辉;二是代表党的光辉,表达了瑶寨人民对党的拥护和感恩之情;三是取其“日月同明,报十二时吉祥如意”之意,寄托着门头瑶寨对吉祥安康的祈愿,和对穿行此寨门的游人的祝福。

(图:西寨门)

出了西寨门,门头瑶寨的“硬件”基本游览结束了。但门头瑶寨还有许多我们未及接触的“软件”,这就是花蓝瑶独特的风土人情和文化习俗,希望大家多来感受。最后,我用一位瑶寨学子文章里的一句话作为今天导游的结束语:“这就是我的家乡,她没有城市的车水繁华,只有宁静恬淡的瑶寨瑶家;她没有都市的灯红酒绿,只有温馨的文化泉流在静静流淌。长期在繁华城市苦忍喧嚣的人,山乡这份难得的宁謐会让你途经一阵芬芳。”

谢谢大家的游览,门头瑶寨欢迎您的再来!

(作者:胡宗传)

附图:门头瑶寨景观(引自互联网)

(图一:瑶寨民居)

(图二:瑶寨人家)

(图三:长寿老人与织布机)

(图四:花蓝瑶“簸箕肉”)

(图五:通往瑶寨的路)

(图六:门头瑶寨下灵风光)

(图七:瑶寨远眺)

(图八:雾起楼阁瑶寨晨)

关闭窗口
本站为公益性质网站,部分内容转载自网络,遵循“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原则。如有内容侵害到您的权益,我们会及时删除。
主办:广西瑶学学会  联系电话:07713260200